365bet体育在线-谷雨影像丨炒鞋?滑板?街舞?8位潮流大佬在线支招 变街头靓仔
2019-10-28 21:14:40 来源:本站
潮流背后永远是热爱冒险、寻求个性的年轻人。拥抱年轻的人将永远年轻,一代代年轻人前仆后继,以此方式确认自己的生命依然鲜活。

《青潮魂动》第六集 《执着的潮流社区创始人》预告片 XX Design主理人 小圣(左)x胡彦斌(右)

撰文丨施展萍

出品丨腾讯新闻·谷雨工作室

2018年纽约时装周上,李宁以“悟道”为主题惊艳亮相,赫然将“中国李宁”四个大字打在胸前,以上世纪90年代的复古风潮打了场漂亮的翻身仗。走秀一结束,李宁官网同款便被秒光。如同一根救命稻草,这家连续多年亏损、曾在一年间关闭1821家门店的运动品牌摇身一变重获新生。时装周结束后,李宁股价大涨9.88%。

这是一场令人振奋的转变,它意味着,李宁不再是无趣的、只重视功能的运动装,它兼具时尚与审美,主动向年轻人靠近。这场秀顺理成章地成为国潮史上重要的节点,越来越多品牌加入其中,试图用新鲜的血液打开或破除困局。

纽约时装周:李宁品牌秀场

众多数据都指向这一趋势。全球范围内,2011年,潮牌市场规模600亿美金,2017年,这一数据已多达2000多亿美金。在中国,去年双十一期间,不少原创潮牌当天的营业额与往年相比翻了一番。四个处于发展阶段的潮牌在双十一当天销售额远超100万。

不光是服装。它渗透进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。老干妈卫衣、小龙虾面膜、大白兔香水、六神花露水鸡尾酒、故宫口红......一系列产品都在寻找自身与中国文化的结合点,用“国潮”推动品牌升级。

潮流背后永远是热爱冒险、寻求个性的年轻人。CBNData发布的《90后、95后线上消费大数据洞察》显示,90后、95后追求个性,更乐于享受品质,而他们的消费行为与生活方式,也重新定义着这个时代的潮流与时尚。

潮牌文化刚刚诞生之际,它是Shawn Stussy热爱冲浪和涂鸦的海滩文化;是嘻哈、街舞、滑板、篮球和DJ;是年轻人的不愿趋同的个性表达。

它真正在亚洲蔓延开要到2000年后。但在此次国潮大热之前,有人在这片田上已经耕耘许久了。

去做你自己

2004年,演员李灿森和友人张展鹏创办了Subcrew,它和陈冠希主理的CLOT无疑是华人潮流界当之无愧的领军品牌。Subcrew的创办故事,听上去更像是兴趣使然——李灿森对穿搭有直觉,又需要在经济萧条时为自己谋得出路,就这样做了几顶单品帽子,从此开始了潮牌之路。

李灿森喜欢滑板,相信“one more try”的板仔精神。他将滑板元素和他所爱军旅元素、街头元素设计进Subcrew里。张展鹏说,“设计不是做一个漂亮的东西这么简单,一定要有你自己的元素,要不然它就是一个没有灵魂的产品。”李灿森则说,工作是他的兴趣之一,“虽然这样说好像有点过分,但如果你不喜欢,你就很难投入时间、精神、心思”。

《青潮魂动》第七集 《十五》剧照 Subcrew主理人 张展鹏(左)x李灿森(右)

S.view的主理人冯正也是如此。他是著名的街舞舞者,常在各大舞蹈比赛上展露身手。舞者的衣服是个大问题。一款理想的赛服应该同时具备吸汗、牢固、透气等基本功能,它得好看,还得让他穿上后可以舒舒服服地跳舞。冯正因此做了S.view,产品中自然少不了他喜欢的街舞元素。S.view的衣服并不贵。冯正的理念是,舞者不一定是非常有钱的人,他们可能只是喜欢跳舞,想买一件这样的衣服。

区别于常规服装品牌对标准化、批量化的需求,再没有比潮牌更欢迎个性、自由的了。

《青潮魂动》第二集 《随心所舞》剧照 S.view主理人、街舞冠军 冯正

常年居住在胡同里的设计师吴英男深受北京厚重文化的影响。她把Rfactory品牌工作室也开在了胡同里。只要天气舒适,她就会在露台上办公,耳边是胡同里大爷大妈们闲聊的声响,这让她觉得自己正脚踏实地感受生活,她无法在格子间里规规矩矩地创作,深知自由的重要性。自由给了她呼吸空间,“让你去做你自己。如果没有想做自己的愿望,是不会有这个品牌的”。

《青潮魂动》第一集 《野生能量》剧照 Rfactory品牌主理人 吴英男

CHI ZHANG潮牌主理人张弛在筹备自己的派对。他想让模特们跟随音乐跳起来,他不断地提醒姑娘们享受、愉悦。一切不再如过去人们所做的那样,要求模特们规规矩矩、板着脸走秀。在外界看来,这是一场创意十足的破圈。他却坦言,他不太想破圈的事儿,他所选择的无非代表他的个性。

《青潮魂动》第三集 《破圈分子》剧照 CHI ZHANG主理人 张弛

拥抱年轻的人将永远年轻

2004年,潮流杂志《1626》创刊前夕,创始人徐涛发现,当时,中国的年轻人缺少获取潮流资讯的渠道。一些年轻人不得不从日本买入过期的潮流杂志,饥渴地从上面知晓世界范围的潮流资讯,更遑论消费本土潮流品牌了。

那年他创办了《1626》,目标指向16岁到26岁的年轻人中那些拥有特立独行的价值观的人。他乐于在穿衣打扮上彰显自己的个性。每个时代都是如此,变换的无非是具体的人。

《青潮魂动》第八集 《潮流魔法学院》剧照 潮流杂志《1626》

《1626》的创刊号,将当时最火的周杰伦放在封面上。新世纪到来,他以才华横溢、极具个性的形象横空出道,像一个符号,代表着个性十足的新新人类。

此后,国内潮牌越来越多。创始人们无一不带着新新人类的特征:他们敢于冒险、不怕失败、乐于表达。

XX Design主理人小圣正在打造自己的潮流社区。“XX”的品牌名有双重含义。首先,负负得正,他希望鼓励年轻人不要害怕犯错,要在错误中吸取教训。第二层意思更私人些。他与许多年轻人一样,很小便脱离家庭,一个人在外读书、生活、接触朋友,没有长辈将为人处事的道理传授给他,他不得不在错误中积累经验和方法。一次次碰壁,再一次次变得更好。

他希望“XX”成为一个符号,代表着一种生活方式,如同他创办的社区。里面有滑板、篮球、美式街头汉堡,有各式各样的潮流展览和hiphop演出。“年轻人的生活方式代表潮流文化,希望做对的和喜欢的东西”,他这样说。

《青潮魂动》第六集 《执着的潮流社区创始人》剧照 XX Design主理人 小圣(左)x胡彦斌(右

FLOAT品牌主理人沈梦云在创业过程中遇到过瓶颈。那是2014年的事了,衣服卖不出去,她很焦虑。现在她想,那些产品本身或许并没有问题,只是当时的市场还没有孕育出适合它们的土壤。

相比向市场屈服,为此成为成功但放弃自身特色的主理人,她更想做自己内心真正认同的产品,“喜欢挑战新东西,想走得前一点”。

《青潮魂动》第四集 《破茧之战》剧照 FLOAT品牌主理人 沈梦云

SMFK是市场的新进者。它创办于2016年。任祎负责市场,刘宇宸负责设计。SMFK的创始故事听起来也很偶然。起初,他们没钱去为衣服做贵的印刷,便自己手工制作,这竟阴差阳错成了品牌的特征,深受潮人认可。

刘宇宸乐于分享。他希望自己所做的产品能将自己的想法分享给他人。任祎则将自己形容为“在路上疯跑的人”。SMFK已有不错的成绩,但他说,路还远,“现在就安于现状和满足了,我觉得有点点过于早”。

《青潮魂动》第五集 《十五》剧照 SMFK主理人 任祎(右) 刘宇宸(左)

如今,《1626》杂志已然停刊。最后那期杂志,封面上印着个发光的“0”,主题为《新的时代》。停刊哀伤,却无法阻止新时代来临。徐涛说,用“0”做封面,意思是要将过去十几年归零,让一切重新开始。

变换的是无非是传播介质,只要有年轻人,只要年轻人追求个性,“它就像河流一样川流不息,永远都会继续流下去”,徐涛说。

如同滑板、街舞、嘻哈音乐都是小众的,潮牌在中国从来都不是主流,日后似乎也难以成为主流。但这无妨小众们为自己找个渠道,表达自我。他们消费它们,穿上它们,分享的是生活理念和年轻态度,这种分享既和服装有关,又不仅限于它。拥抱年轻的人将永远年轻,一代代年轻人前仆后继,以此方式确认自己的生命依然鲜活。

*腾讯新闻谷雨影像出品系列纪录片《青潮魂动》8月29日起,腾讯新闻、腾讯视频独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