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5bet网址-四川13岁女孩跳楼身亡:自小寄宿祖辈家 事发前离家两个多月
2019-08-14 10:04:53 来源:本站
8月11日凌晨3点左右,母亲张某在当地空瓶子酒吧找到喝酒后的女儿。后来,由于罗某某不愿回家,母女俩来到距酒吧不到100米的维尔康酒店房间内。据警方称,该房间是罗某某用一男子的身份信息开的。当天凌晨4点左右,罗某某在与母亲发生争吵后,趁母亲不备,纵身从房间窗户跳下,生命就此定格在13岁。

直到8月11日凌晨纵身跃下酒店窗户那一刻,13岁女孩罗某某,很少离开过通江这个小城,而在她13年的人生里,父母与她聚少离多。

据四川省巴中市通江县警方通报,8月11日凌晨4时许,该县诺江镇维尔康酒店发生一起跳楼自杀警情,死者罗某某(女,13岁,通江人)与母亲在该酒店4楼某房间发生争吵后,趁其母亲不备,从房间内的窗户跳楼自杀,当场身亡(红星新闻此前曾报道:巴中13岁女孩与母争吵后跳楼身亡 其母讲述女儿“最后一晚”)。

事发酒店房门

目前,通江县警方排除他杀可能,案子还在进一步侦办中。

据罗某某的母亲张某和亲属介绍,其父老家在江西,母亲张某是通江人,罗某某在被生下8个月之后在江西水土不服,自小回到通江县城生活,由外祖爷、外祖婆(外公外婆的父母)照顾,由于父母长年在外打工,罗某某与父母聚少离多,曾经阳光的她长大后开始叛逆,并离家出走不愿回家。

从生下8个月回到通江县城,直到13岁,罗某某一直在这里少有父母陪伴的“生长”……

从小寄宿在通江祖辈家 初中后开始叛逆

8月12日,身穿黑衣的罗某某父亲与红星新闻记者见了面。他说,因为这些年一直在上海打拼做快递生意,一家人聚少离多。

据罗某某亲属介绍,罗某某在出生8个多月时,就从江西托付给住在通江县城的外祖爷、外祖婆照顾,因为孩子的外公外婆住在洪口镇农村,很不方便。

罗某某的母亲张某介绍,女儿小时到过丈夫老家江西,“因为她(罗某某)水土不服,老是生病”,最后将其带回(自己的)通江老家。

另外,罗某某的舅妈称,之前和罗某某一起在通江县城生活的还有一个表姐,也就是自己的女儿,两个孩子都寄宿在外祖爷、外祖婆家长大。罗某某是在通江读的小学,小学5年级之前,成绩还比较优秀,人也阳光,但之后就感觉有点不对劲,初中后出现叛逆、离家出走等现象。

两年前,罗某某的表姐转到外地读书,两人才分开,亲属感觉罗某某的性格也开始发生变化,“平时很难联系到她,她偶尔给我们打电话,但她电话号码不停地变,我们很难联系上她。”

据罗某某现在就读的通江中学班主任付老师介绍,在读中学的时候,罗某某不听话,化妆,还不按时到学校上课。后来,付老师通过电话联系上罗某某的妈妈张某。去年10月左右,张某才从上海回到通江县城照顾女儿。

曾多次出去上网,因QQ上言语不合参与打同学

据罗某某的好朋友谢某介绍,今年上半年,自己转到罗某某所在的初一班上,进班就听说罗某某成绩很不好,不久自己就和罗某某发生不和,“但经过多次接触,觉得她人还可以,是个男孩子性格,后来我们就耍熟悉了”。

谢某的母亲称,两个女孩曾多次一起出去上网,每次找不到她们时,只有通过看她们发的快手视频,观察里面的背景和标志来看她们在哪个网吧,“几乎一找一个准”。

她说,自己曾多次遇到张某在寻找女儿罗某某,因为自己的女儿和罗某某经常一起玩耍,张某还多次和她一起寻找女儿。不过,她的女儿在外面耍的时候,多半和罗某某在一路。如果自己女儿在家,罗某某一人出去耍,她就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了。

今年5月12日,因在QQ上言语不合,罗某某一行4人(两男两女)将同学罗某带到学校附近一个小巷子内扇耳光。

罗某的父亲称,女儿罗某的脸都肿了,医药费都花了1900多元,当时听女儿说自己还被威胁不准报警、不准告诉老师和家长。最后,还是其他同学看不下去,悄悄告诉了家长。他赶到学校见到孩子后非常气愤,便报了警。

之后,派出所出面组织他与对方家长协商未果,自己只好走法律途径起诉。7月18日,罗某和父亲将罗某某、谢某及其她们的母亲起诉到通江县人民法院。

被送回农村“反省”期间,被神秘男子接走

罗某某打人之后,舅妈曾要求将她带到成都自己家里玩一段时间,但被其母张某拒绝。张某最终决定,将女儿罗某某送到自己父母所在的通江县洪口镇农村“反省”,待今年9月1日开学,再给她换个学校和环境。

然而,她的这种方法并未奏效。几天后,5月30日深夜,女儿被一名神秘男子接走了。随后,罗某某犹如人间蒸发,电话联系不上,微信、QQ也很少回,就是不与母亲见面。

一直到7月份,张某最后也死了心,离开通江回到了上海,她说:“感觉女儿就在通江城里,具体在哪里不清楚,她就是不回家”。

7月中下旬,通江民警在网吧将罗某某找到,因为作为监管人的父母不在通江,她被送到通江县救助站,但没过多久,一男子开着外地车牌的白色大众轿车再次将她接走。

罗某某在救助站被接走时“表哥”留下的信息

8月13日,通江县救助站站长介绍,男子是以表哥的身份将罗某某接走的,并留下了电话和姓名和身份证号码,但红星新闻记者拨打该号码,语音提示“已停机”。

曾发信息给父亲:“吃不吃的饱你们管过没有”

罗某某离家后,一直不愿回家。

7月20日,罗父通过短信和女儿取得联系,被问“你是哪个?”他在7月22日的信息回复中确定对方就是女儿“罗某某”,随后几天,双方都有联系。

7月26日,罗某某回复父亲:“我带(在)外面死活你们管过没有”“吃不吃的饱你们管过没有”,父亲回复“你是自找的,你听过我们的话了吗?”之后,8月5日凌晨3点,她还在给父亲回短信。信息显示,最后的消息停止在8月9日她问(父亲)“在不在”。

罗某某与父亲的信息记录

罗父的微信显示,8月5日罗某某通过微信和父亲加上好友取得联系,希望“支援一手”,罗父通过语音确认女儿之后发了一个100元的红包。

8月6日,罗某某再次喊父亲“微信支援一手”,说出事了,因为微信卡包没有钱,向妈妈张某要钱。张某手机微信显示,当天,女儿罗某某称欠别人钱,向她要了58元,说“真的急用,这是最后一次”。

8月7日晚上,罗某某再次向母亲张某发信息,说自己欠别人钱,母亲表示没有钱,未给。

8月10日晚上,张某通过微信和女儿聊天时,发现女儿一直没有回复。随后,她于8月11日凌晨3点左右,在当地空瓶子酒吧找到喝酒后的女儿。

后来,由于罗某某不愿回家,母女俩来到距酒吧不到100米的维尔康酒店房间内。据警方称,该房间是罗某某用一男子的身份信息开的。

当天凌晨4点左右,罗某某在与母亲发生争吵后,趁母亲不备,纵身从房间窗户跳下,生命就此定格在13岁。

红星新闻记者 张杨 摄影报道

编辑 汪垠涛